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站长
网站首页 |  婆媳新闻 |  婆媳关系 |  婆媳过招 |  婆婆观点 |  媳妇观点 |  我要投稿 |  访客留言 |  内容搜索 |  婆媳图片 |  婆媳视频 |  婆媳博客 |  社区论坛
>首页 -> 婆媳新闻

TOP

不赚钱只为农民快乐:16年32部电视剧是这样产生的
[ 录入者:admin | 时间:2008-06-18 10:05:47 | 作者: | 来源: | 浏览:37次 ]

     

 
   农民喜欢什么, 我就干什么 。拍电视剧不是我的目的,我不是为拍电视剧而拍电视剧,而是通过拍电视剧这项高层次的文化活动,这项先进的文化活动来把 我的农民朋友吸引过来、组织起来,让农民朋友玩得更加开心、更加快乐,使农村基层文化活动搞得更加丰富多彩,这才是 我的目的。

  ——周元强


  时间进入上世纪90年代,文化站着力向高层次文化发展,把有限的资金用在刀刃上,在购置新书中,农业科技和文化教育书籍就占百分之七十六,这种寓教于乐的做法,深受农民和学生家长的欢迎,许多书还使农民收到不少的经济效益,同时 周元强还着力向大文化发展,一些集体性强、教育功能广的活动也普遍开展起来。一年一次的农民运动会每次都有上千名农民参加,规模大、项目多,大家积极性高,逢年过节的全镇性文艺汇演也是参加者踊跃,观看者如潮;业余戏剧团、业余艺术团经常下村巡回为农民演出,深受农民欢迎,这样不仅扩大了群众的视野,而且增强了集体的凝聚力。

  “农民喜欢什么,我就干什么!”周元强说。为了向更高的文化层次发展,一九九0年文化站他又一次向银地贷款七千元加上文化站存了三 千元,一共一万元钱,到上海买了第一台(M7)摄像机。摄像机买回后,农民朋友欢天喜地,乡亲们家中的婚礼、生日、好事和镇里的大会、小会、大事、小事都要来请文化站拍摄,一些好的新闻还送电视台播放。

  一九九八年特大洪水灾害中被 周元强抢拍了一个洪水冲倒房子的镜头,被中央电视台采纳,并在一九九八年七月二十四日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中播出。同时文化站也开拍了本镇的(竟成新闻)节目,每半个月向各村发放一期,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然而,拍电视剧的想法却是很偶然。一次,在周元强文化站送书到里村前街村时,一位姓马的农民向周元强提出了这么一件事,他希望周元强文化站能不能宣传报道一下周元强里村的革命斗争史。他说,现有有些年轻人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

  周元强听后很受启发:“是啊!里村是个革命老区,在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方志敏、邵式平、马步英等老一辈革命家曾在这里战斗和工作过,不少革命前辈们为了革命的胜利,为了今天的幸福生活而流血牺牲。 我能不能用我的笔、自己贷款买来的摄像机来拍摄一部反映我身边过去所发生的事呢?”

  可困难显而易见:没有资金,没有演员,没有场地,没有道具,没有经验,但有的是热情! 没有演员。他想出一个招,在文化站贴出一张招募拍摄电视剧志愿演员公告。这下可炸开了锅,一下子就有40多人前来报名。 没有资金。周元强从家里拿来300余元,买了一些布。志愿演员中有会裁缝活儿的,就赶制了一些当年红军与国民党军队的服装;会木匠活的,用木头做了一批“枪”和其它道具。

  就这样,1992年6月,4集电视剧《里村星火》开拍了!每次拍摄现场总是人山人海,村里的男女老少早早赶来看热闹。那台M7摄像机,没有支架,周元强想出一个办法:用3根木棍支着,上面钉一木板就成了摄像机的支架;没有升降机,需要镜头抬高时,周元强就一直举着摄像机,常常一个镜头下来,胳膊都僵硬了;需要镜头降低时,他有时就匍匐在地上。有一次拍戏时,一条蛇从周元强的脚上爬过,当时大家心都吊到嗓子眼了。幸亏周元强太专注,没有察觉,与蛇相安无事。 拍戏用的手枪是塑料玩具手枪,声音和视觉效果都不逼真。周元强想出了一招,当剧情需要开枪时,赶紧把一个点燃的小鞭炮放进枪口,随着“啪”的一声,烟雾、火花都有了。 拍武打片,演员要“飞”起来,周导演就让演员从1米多的高坡上往下跳,自己趴着往上拍,变换几个地方拍几次,最后一剪辑组合,演员就真“飞”了;还有一次,拍八路军4人小分队出发打仗的镜头,当时一个道具背包要100多块钱,剧组只买了两个。怎么办?周导演灵机一动,让“女战士”说:“连长,你们两个先走, 周元强俩随后就到。”不管多难,周导演和他的剧组,对拍摄影视剧的热情丝毫不减。村里几乎人人都是演员。常常是,一个人在戏里演,一家人都挤在人群中看,提着为他们准备的饭菜和清水。每拍摄完一部电视剧,还有更艰苦的后期制作。最初,使用录像机、放像机编辑画面,把放像机上看中的画面录到录像机里。全站就两套简易的剪辑、配音设备,还有电脑字幕机和光盘刻录机各一台。由于没有隔音设施,为了不受噪声干扰,周元强常常在夜深人静时,进行剪辑和配音,每部电视剧一般要通宵达旦地忙乎半个月,熬得眼睛通红是家常便饭。

  拍片是没有分文报酬的,可自愿加入进来的农民越来越多。周元强估计,参与拍摄的农民总计已达到两万人次,仅登记在册的农民演员就有1600多人。周导演根据水平和态度,分别把他们定为一级、二级、三级演员。“想成为一级演员,必须是‘百花奖’得主。”周元强一脸严肃地说,“当然,这个‘百花奖’是村民们自己评选的。”虽说只是拍给乡亲们看,但在细节上周元强丝毫不敢马虎,因为“不能让人笑话”。经过几年的摸索,演员们在演技上有了不小的进步,以致有一次拍摄一场戏时,差点以假乱真。?

  一次周元强在黄泥头村拍摄一部《人民永远不会忘记》电视剧中刑场上的一个片段,乡亲们从四面八方赶来观看,剧情中匪兵”对20多岁的年轻母亲威逼说,只要你说出红军的伤病员藏在哪里,我可以向团长求情马上放了你。 试了好几遍,演员越演越投入。年轻母亲一口唾沫吐在“匪兵”脸上。“呸,你别做梦了,废话少说,开枪吧!”说罢,低头安慰怀中被吓得大哭的孩子,“好女儿,别哭,妈妈就要走了,你要听党的话,长大了为妈妈、为千千万万的死难烈士报仇!” 话音没落,在场扮演村民的演员和一旁看热闹的观众,顿时哭声一片。一旁76岁的老汉黄万堂忘了这是在拍电视剧,举着拐杖冲上前去,对那“匪兵”一通猛打。周元强和剧组人员赶忙上前阻止,黄老汉才想起这是在拍电视。乡亲们的投入深深打动了周元强,咱辛辛苦苦,不就图个乡亲们快乐!”周元强一发不可收拾,下决心要拍更多的电视剧,让更多的乡亲快乐。

  一次,竟成镇的一个村选举村主任,不少村民对候选人有意见。周元强决定以此为题材,拍一部《选举风波》。 他把演员们拉到贴在村口的候选人名单跟前。“这场戏就拍大家发表意见。”他说,“谁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村民们七嘴八舌地说开了:“大学生当村主任,能行吗?”“就他,连自己儿子都管不好,还能管大伙?”“周元强看王大山行,心细、胆大、有本事。” 一场戏顺利地拍完了,村民们也因为在戏里说出了原本憋在心里的话,个个心满意足。?

  周元强发现,虽然眼下农村的物质生活水平越来越高了,可有一批20多岁的年轻人,整天无所事事,不是打麻将,就是睡懒觉。他便以此为题材,拍摄了一部反映青年农民生活现状的电视剧《巨变》。?

  “看了真让人不好意思!”电视剧一播出,就有好多小青年坐不住了,“瞧那个懒媳妇,啧啧,真丢人!” 现在,在竟成镇,“懒媳妇”已成为游手好闲者的代名词,每个年轻人都惟恐避之不及。有人说,演戏的最高境界是与生活融为一体并能影响生活。周元强的作品,无疑个个符合这个标准。?

  这些年,周导演看见媳妇不孝顺婆婆,就拍《婆媳情缘》,让不孝顺婆婆的媳妇们不好意思;村里计划生育工作难做,他又拍《谁是最可爱的人》,让大伙儿对计生干部多了一份理解;村民对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当村长有看法,他马上拍了一部《海选风波》……都是身边人身边事,演员觉得来劲,观众看着亲切。

  从1992年拍摄第一部电视剧《里村星火》到2008年《妈妈您在哪》,16年来,周元强他们平均每年拍2部,其中,有革命历史剧《里村星火》,有反映改革开放以来竞成镇成就的《风风雨雨五十年》,有宣传计划生育政策的《最可爱的人》、还有武侠剧《血海深仇》等等。如果单从数量上计算,周元强算得上是个高产“导演”了。这些电视剧是怎么拍成的呢?周元强告诉记者,首先是演员的问题。32部电视剧,参加演出的农民就有1600多人。所有“演员”都没有接受过任何训练,光组织工作就够他忙一阵子的了。其次是时间和资金问题。由于演员演戏都不拿钱,在时间上很难保证。而拍摄经费需要文化站自己筹集,因此拍摄工作常常是断断续续的。什么时候演员到齐了,什么时候凑到了几百元钱,什么时候就拍一天戏。所以,一部电视剧拍上三四年是常有的事,最长的竟然拍了近10年。当这个农民头次听说好莱坞一部大片居然要投入几亿美元时,嘴张得无比巨大:“天呐!”因为,直到今天,他的全部家当还只是两部小型家庭DV。他不理解什么是豪华制作班底。他也请不起大牌明星。当一部国产电视剧的制作成本已攀升到几百万元时,他只用三四千元就能搞掂 。?

  16年,周元强导演了一场又一场的平民娱乐盛宴:当张艺谋耗费巨资拍摄《英雄》的时候,周元强正根据文化站所在地的红色传奇,演绎战斗片《母亲》;当陈凯歌带着庞大的摄制组进驻香格里拉的时候,周元强正在深山里自带干粮,拍摄《瓷都女侠》;2006年,当李安在美国领取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的时候,周元强也已先后两次从人民大会堂捧回全国首届十大时代新闻人物和全国文化系统劳模的奖章……
[上一篇]人艺演员徐菁遥有望出演《红楼梦.. [下一篇]新闻特写:受灾群众的心灵使者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广告合作联系我们诚聘英才网站律师友情链接